雨中奔跑

早晨醒来就听到雨声,晨跑还去不去?一边默默盘算一边推开窗。雨正紧,雨丝细密,伸手感觉一番,清清凉凉。决定要去。

城市早醒了。不远处,工地机器轰鸣,在雨声里隐隐约约。

这是一段新路,还没通车,宽阔清静。时而有行人来去,我从他们身边跑过,他们躲在伞底看我。

耳旁雨声沙沙,身上渐渐湿透,思绪浸在雨里。

水浮上去是云,云落下来成雨。雨是云之子。它继承了云的潇洒,肆意飘飖、随势聚散。又张扬了水的个性,九天直泻、四野横流。它铺天盖地而来,无数水帘无数线,织于天地间。清凉了城市,清凉了人心。它们落在树上、房上、地上,落在人身上。落得天地蒙蒙,遐迩苍苍。目之所及,处处沾了水,湿润新鲜。路也变得生动——因水而映出万物长天,影像模棱有趣,似有若无。路面无数砂砾,因水而熠熠反光,星星点点,璀璨若银河。

人在银河中奔跑,每迈一步,踏碎一方星辉,清脆悦耳,珠花飞溅,转瞬与落雨相合。我沐雨而至,向雨而来。

雨落在身上,七分清冽三分轻柔,它追着你,罩着你,紧贴着你,浇透了你。它们钻进脖颈、透过衣服、淌入身体,但不惹人厌,只是让你周身一凉,反而激起心头快意。它是云之娇子,但不慕浮华,不忌云泥之差。它们放下姿态,向低处汇聚,聚成水塘仰望苍穹,绽出万朵涟漪。它是天地宠儿,但不喧嚣,给你弹奏个清爽世界,响在耳畔,仿佛召唤。

它召唤跑者,召唤你踏进这雨。

我冲破雨幕,遍身淋漓。眼前种种,倏忽而过,身后苍茫一片。我踏破涟漪,举目四望,起落间,惟有倒影伴我,人如沧海一粟。

雨中没有路标,但是雨有力量。它把力量给你,把一腔热血燃成豪情,你尽可以跑出一条路来。奔跑,将路向更远处延伸,人不停,路不断。步伐所向,用目光去量,眼界所至,让脚步去冲。眼界决定人生边界,脚步让人闯出个归处。你做过的事才是你的生命,你走过的路才是你的世界。

雨中无人喝彩,但是雨有气魄。它给你一方天地,快慢由你,进退由你。你跑你的,不必思前想后,不必理会路人诧异。迈出第一步,就不必回头。迈不出去,就永远躲在伞下。可你在伞下做什么?不将身以试,岂不辜负了这雨?

人在雨中,生命才鲜活,才真真切切。身体仿佛要化入这雨,与万物成一体。这是怎样一种力量,与人毫无隔膜,却让你满怀敬畏。又是怎样一种气魄,瞬息间,通达天道、直击人心。

天辽地远,人路两茫茫。没有路标,就一直向前。无人喝彩,雨声似长歌。雨是天地之媒,借这雨,地与天接,人与天接。若不亲历,怎么领略?

我尽享这雨,看它舞线织纱。我体味这雨,听它澎湃心潮。我捧了这雨,借它一浇块垒。我收下这雨,凭它融万物、化人心。我穿透这雨,也被它穿透。

发布者

秋月刀

平生快意文字 | 相知何必相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3 = 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