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

你拦不住两千年前那一纵,
只来得及裹起一捧,千秋奇韵、万世绝响;
你送走易水边远去的刺客,
听秦宫里一声悲啸,壮士不还、血溅咸阳;
你叹息别姬弃马那个霸王,
鸿门盛宴的座中人,宁为鬼雄、不肯过江;
你载渡了西来的禅门初祖,
启一花五叶之滥觞,九载面壁、坐对空墙。

倏忽间,你任头顶的疏星残月,
冷照一千三百年。
正值风发云乱,你伫立江畔,
听武昌城中一声枪响,
自此华夏狼烟,烽火激扬。
看我儿郎,御外辱、血肉横江。
死士的血,染透关峦,
才收拾起旧山河、又兄弟阋墙。

想当年,雄师百万,余波度尽,已是俱往,
到如今,不归之人,隔岸同祭,两地愁肠。
长歌当哭,引吭作一唱:
九州奠屈子,四海奉端阳。
千古人来去,一苇水茫茫。

纠缠

倦了浮生烟火,
未解红尘意。
皆是轮回里来去,
今世苦纠缠、又何必?

彼岸无情,
奈何桥头频回首。
撕心断忆,
孟婆汤里千愁祭。
饮尽了,
一场欢梦、几番生聚,
理不出,
三世萧索、万般头绪。

笑当年

旧时青春新入梦,
岁月不与容颜共。
笑当年,
春风不解意,
妄把红尘戏弄。
只落得、繁华过眼,
误了韶华,误了春风。

百转愁肠一曲终,
风流云散不闻声。
惊回首,
才情空自诩,
窃得君子声名。
怕只怕、千山寻遍,
半腔愤恨,半腔才情。

物是人非,最是情难抑,
百转愁肠,寸断有谁知?
阴阳一线隔生死,黄泉万里唤不回。
依稀旧容颜,梦里总难见,
再见已是人鬼殊,两鬓如霜发如雪。
千呼万唤声声咽,独向慈颜空泣血。
万里漂泊归来迟,旧屋空空人不在。
万般如昨人不再,归乡游子断肠时。

何处一声弦起

­何处一声弦起?
酒阑珊。
小巷的街灯,
像母亲浑浊的双眼,
彻夜愁眠。

明朝酒醒何处,
依稀夜雨窗前。
更难顾,
肝肠寸断,
烟雨尘缘。

谁道东风无力,
怎堪百花凋残?
春蚕已死,
弹指灰飞,
芳华刹那间。
青春逝水,
绵绵不老青山,
空嗟叹。

孑然岁月,
洗尽铅华,
换了容颜。

明日之路

写满了过往
写不出明天
只是一封封寄不出的信

写满了伤感
写不完遗憾
竟是一句句不成行的诗

大的悲伤
是不能凝聚的泪
铁一般击打拷问着最深的灵魂

纵然疲惫依然无悔
只因不可撤销的诺言
还有梦魇

战场

硝烟、战鼓
激情、热血
呼啸的呐喊震动着耳膜
这是弱肉强食的年代
失败意味着死亡
生命必须燃烧

疯狂和杀戮
没有任何怜惜
弱者终将毁灭
永恒的只有恐惧

只有面对、面对、面对
闻到血腥了么
没时间痛苦
没时间犹豫
要么倒下
要么站立

如果不想熄灭
那就燃烧自己

超越

不进则退的时刻
你没的选择
再没有青春供你浪费
这是一条路的尽头

任何幻想都是妄想
你的脚已经踩在地上
你将要踏入的
不是阶梯、就是泥潭

狂妄与无知时代
曾浸透你的心脏
光阴如水
也洗不去那份凄惶

将你的世界变得深刻
你将要塑造的
定是这天地间
最狂野的那个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