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冲淡梦想

无人明白岁月怎样老去
风起时,梦已远

天与地是永不愈合的伤口
多少人徘徊在梦醒之间
无泪,无痛,只一份冰冷
执着让人无情

人生太多刻骨铭心
留下的,不仅仅是疤痕
风如歌
唱不尽人潮滚滚

世无天涯,又怎能浪迹
人未在江湖,为何身不由己
梦想随时光老去
埋葬多少发黄的回忆

往事沉淀,却又浮起
然而岁月不回头,怎可挽留

买酒求一醉
往事悠悠
唤不回
男儿不流泪

走过苍茫

融化的泪水中,我们冷的彻底。
苍茫的来路上,我们走的干脆。

列车在铁轨上飞驰,远方仿佛有梦招手。
生命如这铁轨,似无尽头。
然而我们知道,那尽头,在看不到的远方。
如一段故事,自有注定结局。

生命中太多身不由己。
梦醒之后,幻就灭了。
多少海誓山盟,转身成空。
走过花开花落,才明白,海不会枯,石不会烂,只是我已不是我。
时光将人改变,冲淡所有从前。
雨打风吹去,那个做梦少年。

沧海终究桑田,谁曾空守一厢誓言。
回望来时方向,多少承诺已经遗忘。
在送别的站台,是否还有一双泪眼,
望着我,走过这段苍茫。

影子

或许是个影子
为何如此虚无缥缈
犹豫着是否踏入
曾经离开的城堡

忘不了当初
一身疲惫、一生刻骨
誓言飘远
不过是一段空空从前
既然已放弃
何必再拾起
往事已尘封
何必醒

心已冷
祭一颗枯瘦魂灵
不求来世
且过今生

刻梦

风吹雨,夜剑鸣
刻梦青石上
碎无声、自凋零
笑看万里无情风
只怕今宵无酒难醉
人无来世、恨有今生
雨打风吹万古冥
君不见古今人死灭如灯

回首望,气如虹
来时有梦,去时无声
归去不乘风
心炽热、血殷红
千山踏遍
斜阳落照几度梦魂中
风也无声、雨也无声
征程万里不留行

因果由天定
何必再相逢

伤疤

似乎永无法愈合
依稀有淡淡血痕

清晰的世界逐渐模糊
模糊的影子逐渐清晰
偶尔忆起
曾狼狈不堪的日子

怎样去烧灼一段往事
无法融化,一个凄凉故事
时光如缕缕青烟
缓缓飘逝直至虚无

寂静寒夜
参详空冥
已经忘记,是怎样一道伤口
不曾明白,如何将刀锋磨的如此锋利

一道眩目的幻影
我有世界,没有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