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彼岸

夜,沉沉的睡了
夜空,如幽蓝的梦
沉寂的世界
无风

清冷的星晖
古老而神秘
凄楚的光芒
已臻化境

永难聚
彼岸的星
千里银河隔断
七七的梦

是谁在孤身守望
双眸望穿,这时空
任鹊儿搭起情桥
彼岸朦朦

春风化雨
风有信,夜无声
一笑竟是百年期
孑然自飘零

独望寒天
浮沉此生
回眸间已错过千年
纵使有相逢,谁解此中情

摆脱·无法摆脱

纠缠着,反复纠缠着,
是渴望?还是幻想?

累了,
坐下,抬头望着天,
洁净的天空一尘不染。
谁会想到,
它也曾布满阴云。

静静的活着,
纯粹而深刻。
沉默,至死方休。

流淌,缓缓的流淌……

黑色,白色,红色,
美丽但无法融合。
原来命运也是如此的倔强。

没有月光,
这是一个完美的黑夜。
风,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忘记了,
是否意味着放弃了?
放弃了,
是否意味着失去了?
失去了,
是否意味着只剩下回忆了?

是否这个世界变得安静了。
或者,是我变得安静了。

谁把你的昨天挥霍
谁把你的故事埋没
谁微笑着让你离开
谁苦笑着让你把握

谁在梦里挣扎
谁在醉里堕落
谁告诉你也许还有明天
谁告诫你不要一错再错

谁比谁更无情
谁比谁更冷漠
谁比谁更凄凉
谁比谁更脆弱

谁还记得你的样子
谁又懂得你的诉说

谁将往昔的沙尘拂去
谁将今世的容颜铭刻
谁在倾吐相逢的寄语
谁在吟唱别离的悲歌

谁可主宰谁的命运
谁可摆布谁的生活
谁曾忆起了当年的誓言
谁又忘记了最初的承诺
谁肯为你等待
谁要让你抉择
谁把谁的痕迹抹去
谁让谁的理想干涸

谁的苦酒
谁来喝

奔驰在草原的梦想
黑色的影子
孤傲与嗜血、冷漠与不羁
从无半点奴性
一声响彻天地的长嚎
夜空中,吼亮一轮明月

越过死神的影子
回首亮出森白的牙
放浪的野性、不屈的血性
从无丝毫疲倦
望一眼冰冷的猎枪
追着风,驰过无垠荒野

漠然舔拭滴血的伤口
不曾放缓追逐的脚步
红日落尽余晖、血迹凝在嘴角
抖落积尘
昂起头
抛下已残缺的梦

继续奔跑
披着满天星晖
自由而放肆、倔强而无情
血与火的洗礼中
望一眼依然的世界
不回头,只因心底不息的渴望
和沸腾的热血

易水寒

沉沉的古战场,硝烟未曾散尽。
樊于期的人头,督亢的地图;
高渐离的琴声,不息的易水。
历史将一段故事渲染成一个传奇。

荆轲的匕首带着风声,
从秦王的耳边擦过,
秦舞阳命丧于阶下。
古老的岁月将一场噩梦绽放出悲壮的情怀。

图穷匕见那一刻,
壮士的目光是否如匕首一般锋芒。

悲歌戛然而止。
历史在瞬间凝固。
光芒划过,秦王的剑。
遥远的燕国,丹的期待,
瞬间化为齑粉。

大殿依然金璧辉煌,
血腥杀戮终成一代帝王。
易水依然奔流,琴音已绝。
风吹起,焚琴的飞灰。
孤舟与背影,
永不再现。

死士的血,寒透了易水,
却染不尽这江山。

多少成与败,让人长大。
谁又认真计算过,成长的代价。

时光如逝水,一去不再回。
谁又真正思考过,逝去的,是梦,还是年华。

在有雨的日子伤感,在有风的天气失落,在有雪的季节做梦。
谁又深刻反省过,我们都在追逐些什么。

你的梦还在么?你的世界还在么?
你还记得少年的风筝么?你还记得曾经纯洁的感情么?
你还敢承诺什么?你还敢祈求什么?
你的眼睛还能够湿润么?你的泪还流在心里么?
你还在试着遗忘么?你还在漠然无动于衷么?
你还要把心情变成冰冷的诗么?你还要把失落的岁月写在没人能懂的句子里么?

风不会停,雨不会歇,但绝不是因为你。懂么?

旧影

莫名沉重的脚步
伴着风的冷笑
一抹旧影恍然浮现

睡去的挣扎唤不醒的梦
沉默,与沉默的我
低唤已然淡忘的名字

深邃眸子隐现在遥远天际
蓦然眺望岁月昏黄
给我一个今生最完美的破碎

边缘的路我的脚步
苦寻昔日旧影
长哀叹知心难觅
风再起时追悔莫及
苍茫中再次回首
那旧影漠然在人潮中隐去

封印

老歌低沉,静静怀念逝去的岁月。
多年以后,我已不知身在何方。
不知是否还会记得,在他乡的今夜,静听这首别离的倾诉。
不知是否还会记得,在他乡的岁月,曾被触动的情感。

不知是否还会记得,在他乡的红颜,一次倾心的情动。
不知是否还会记得,在他乡的情动,一抹无缘的刻痕。
不知是否还会记得,在他乡的刻痕,一场无可奈何的放弃。
不知是否还会记得,在他乡的无奈,一份云随风动的淡然。

不知是否还会记得,在他乡的云,和一片湛蓝的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