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证

如果我们试图证明一个理论是正确的,那么,我们总能证明它。
我们的”心”要证明它,就能证明它。简言之,心可自证,亦必自证。人之偏见,便出于此。然而,若无此心,人之所为,便无所依。何以持中,何以守中?
呜呼,又陷入自证之怪圈矣。
理论之害,无外乎此。故禅宗言道,不立文字,不以言传。文者,言者,自缚之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