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

你拦不住两千年前那一纵,
只来得及裹起一捧,千秋奇韵、万世绝响;
你送走易水边远去的刺客,
听秦宫里一声悲啸,壮士不还、血溅咸阳;
你叹息别姬弃马那个霸王,
鸿门盛宴的座中人,宁为鬼雄、不肯过江;
你载渡了西来的禅门初祖,
启一花五叶之滥觞,九载面壁、坐对空墙。

倏忽间,你任头顶的疏星残月,
冷照一千三百年。
正值风发云乱,你伫立江畔,
听武昌城中一声枪响,
自此华夏狼烟,烽火激扬。
看我儿郎,御外辱、血肉横江。
死士的血,染透关峦,
才收拾起旧山河、又兄弟阋墙。

想当年,雄师百万,余波度尽,已是俱往,
到如今,不归之人,隔岸同祭,两地愁肠。
长歌当哭,引吭作一唱:
九州奠屈子,四海奉端阳。
千古人来去,一苇水茫茫。

发布者

秋月刀

平生快意文字 | 相知何必相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3 + =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