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阙好词,通篇悲苦

水龙吟·放船千里凌波去
宋/朱敦儒

放船千里凌波去,
略为吴山留顾。
云屯水府,涛随神女,九江东注。
北客翩然,壮心偏感,年华将暮。
念伊、嵩旧隐,巢、由故友,
南柯梦,遽如许!

回首妖氛未扫,
问人间、英雄何处?
奇谋报国,可怜无用,尘昏白羽。
铁锁横江,锦帆冲浪,孙郎良苦。
但愁敲桂棹,悲吟梁父,
泪流如雨!

好词。势沉稳而雄浑,意悲苦而激荡。

放船千里、凌波而去,如此非凡气势,奈何留顾吴山,一个“略”字,道尽胸中萧索。
看云天江浪,更显人之渺渺。念北客南来,才感心之戚戚。天高水急,壮心未已,只惜岁月难饶,年华即老。悲从此生。
思及旧居故友,往事历历,恍然如昨,若梦之猛醒,追之不及,空留余意,遽如许!

此番南渡,归期无计。其中苦楚,非此中人怎能体会?

北望故国,山河零落,徒回首,英雄安在?
想当年,诸葛天纵奇谋,匡世扶倾,可怜志未成而身死。孙郎欲挽狂澜,铁锁拦大江,仍难逃灭国之祸,苦心孤诣,扼腕无已。
此际如我,空怀报国,有心无力,唯有击棹长歌。山河愈壮美,肝胆愈破碎。此中苦,无从说,一曲悲歌,如何唱尽?壮心孤泪,怅恨无极。

家国破碎人将暮,
故交飘零泪如倾。
英雄难觅悲歌起,
痛到极处泣无声。

发布者

秋月刀

平生快意文字 | 相知何必相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42 = 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