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

寒冰在风的嘶吼中冷漠如铁
灰雾逐渐退却
暗黄的路和仓惶的脚步
在岁月洗礼中悄然冻结

弥漫的世界
荒凉的夜
冰与火、挣扎与困惑
在灵魂祈祷中默然宣泄

最终被撕裂
燃烧的血
淡淡一抹绯红
灰飞烟灭

时光冲淡梦想

无人明白岁月怎样老去
风起时,梦已远

天与地是永不愈合的伤口
多少人徘徊在梦醒之间
无泪,无痛,只一份冰冷
执着让人无情

人生太多刻骨铭心
留下的,不仅仅是疤痕
风如歌
唱不尽人潮滚滚

世无天涯,又怎能浪迹
人未在江湖,为何身不由己
梦想随时光老去
埋葬多少发黄的回忆

往事沉淀,却又浮起
然而岁月不回头,怎可挽留

买酒求一醉
往事悠悠
唤不回
男儿不流泪

影子

或许是个影子
为何如此虚无缥缈
犹豫着是否踏入
曾经离开的城堡

忘不了当初
一身疲惫、一生刻骨
誓言飘远
不过是一段空空从前
既然已放弃
何必再拾起
往事已尘封
何必醒

心已冷
祭一颗枯瘦魂灵
不求来世
且过今生

刻梦

风吹雨,夜剑鸣
刻梦青石上
碎无声、自凋零
笑看万里无情风
只怕今宵无酒难醉
人无来世、恨有今生
雨打风吹万古冥
君不见古今人死灭如灯

回首望,气如虹
来时有梦,去时无声
归去不乘风
心炽热、血殷红
千山踏遍
斜阳落照几度梦魂中
风也无声、雨也无声
征程万里不留行

因果由天定
何必再相逢

伤疤

似乎永无法愈合
依稀有淡淡血痕

清晰的世界逐渐模糊
模糊的影子逐渐清晰
偶尔忆起
曾狼狈不堪的日子

怎样去烧灼一段往事
无法融化,一个凄凉故事
时光如缕缕青烟
缓缓飘逝直至虚无

寂静寒夜
参详空冥
已经忘记,是怎样一道伤口
不曾明白,如何将刀锋磨的如此锋利

一道眩目的幻影
我有世界,没有梦

人雄

成可为天子
败亦做人雄
壮志未酬不谈泪
百川回望俱向东
万里山河梦
乌江畔,拔剑斩西风

先入称君帝
后至乃臣工
垓下楚歌音犹在
鸿门盛宴杯已空
奈何天作弄
抛此头,肝胆照江东

酒醒

醉中酒醒无梦
看残盏孤灯
谁言流光如逝水
夜半已三更

一路骤雨疾风
疑似在梦中
不堪回首昨日事
愁云暗自生

轻烟缥缈纵横
前尘一笑终
酒醒但问魂归处
夜露洗残星

灵魂

黑暗编织成一张网
天与地混沌而无际
远古火焰如幽灵般闪烁
神秘咒语弥漫在萧杀旷野
裸露着躯体的人们在欢腾
空旷荒山蔓延生命之音

黑色天空笼罩昏沉大地
脆弱的人类在惊雷中尖叫
闪电照亮每一个惨淡脸孔
风声咆哮乾坤
灵魂被点燃
赤色的血凝成狂舞的火焰

揭开万古冰封
灵魂在最深处挣扎
凄厉的吼叫刺破冰冷苍穹
天与地被撕裂
一道刺目的光芒
如烈焰般升腾

洁白

我曾看到一片洁白
是一片恍惚的青春
脚步匆匆
有风在耳边呼啸
最后的理想在霎那间迸裂
从此不回头

我曾梦想一片洁白
躯体沐浴在圣洁之光
神圣而悄无声息
一个绝对宁谧的所在
暗夜猛然被这世界撕裂
从此不停留

再看不到那耀眼的颜色
再不想看到那耀眼的颜色
青春已然无悔
将一张刻意掩饰的脸
面对被欲望吞噬的灵魂
往事已深埋

精灵

谁在风声中抖擞着翅膀
目光中燃烧激情的渴望
命运在羁绊里尽情展翅
独自奔放是生命的光芒

你是天与地孕育的精灵
已经看尽这万物的苍凉
轮回中飞过春秋与冬夏
风雷中呼啸电一般翱翔

扑不灭胸中沸腾的热血
挥舞在天地是洁白之光
一任胸怀荡尽万里层云
猛回首八千里壮志飞扬

谁为你插上了火的翅膀
荡涤这亘古不变的沧桑
天地间笼罩着你的影子
饮不尽是这绝世的疯狂

轻叹

往事烟云
几度虚无几度真
曾回首
惜残梦无痕

丹霞万里
看残阳夕照
一抹浮云任逍遥
不堪过往空悲啸

一路匆匆
几曾夜雨听风
举棋不定问前程
风花雪月一场空

流水行云
莫道风霜独自吟
凡夫俗子
皆是一般心

夜半无眠

夜已深深,静如止水
点一支烟
缥缈着我的无眠

莫名感伤
这黑色的夜
思绪在烟雾中蒙胧

弹落飞灰
燃不尽
淡淡一抹轻愁

风已歇
听夜色悄然
叹一声,三更幽幽梦已寒

叹无眠、叹无眠
纵使叹得千遍
怎奈何,斯夜阑珊

月下轻嘘

冷却的梦将执着浇灭
放眼尽是冰雪
浪迹风中回头太难
岁月烧灼往事一片飞灰

泪水洒落无垠大地
人海苍茫一去再无消息
雁已飞南
归人无期

春秋不过一梦
世事无常如棋
梦回百转
岁月悠悠千古情愁

清风无语
谁于风中暗笑
明月有期
我在月下轻嘘